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2010年10月20日,是我42週歲生日,說心裡話,我很在乎這一天,因為每增長一歲,孩子也會隨著長大,父母也會隨著年老。 上午,陸續收到基金公司的祝福短信,我的心裡很快樂。基金公司的服務非常周到,儘管有很多基金公司我並沒有買過他們的基金品種,可是每年我的生日,他們總會忠實地發來祝福短信。 下午,爸爸因為身體的不適,要去醫院檢查,我因為下午要安排女職工健康知識講座,無法脫身,只好派妹妹陪爸爸去,讓她陪爸爸檢查完給我打電話。 診斷的結果是爸爸早年的冠心病加重,醫生給開了藥,如果不見好,還要住院。愛人因為我的生日,終於在下班時間把手術完美地做完,晚上按時回家吃飯,我很感動。晚上,在家裡和愛人、駿兒一起吃晚飯,駿兒走後,我躺在床上,對爸爸的擔心讓我的眼淚不由自主掉下來。 第二天晚上,我約妹妹一起回家,看到爸爸的氣色和心情好很多,我的心裡也覺得寬慰很多。 爸爸的手機壞了,我給他買了一個新手機,妹妹教他如何使用。我和媽媽聊天,我把10月4日去特菜基地的照片給媽媽看,媽媽看到自己的照片,高興得不得了,希望以後我還為她照,我答應媽媽,以後會經常帶她出去,給她照相,為她留下美好的記憶。 在我40歲的時候,我曾經在心裡給爸爸媽媽許諾,每年我的生日,我都會為爸媽送一份禮物,因為是爸爸媽媽的養育之恩,才會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 非常慶幸的是我有一個勤快而貼心的妹妹,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她總是能和我一起分擔,不然的話,忙碌的工作和家務,我真的不知如何面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 人到中年,滿懷著生活的動力,也默默承擔著無形的壓力,欣喜的是駿兒的漸漸長大和成熟,擔心的是雙方父母的年老和生病。 每當取得一點成績,獲得一點獎勵的時候,我總喜歡買東西給爸媽和妹妹,對家人的關愛是我生命的動力。我喜歡看到爸爸媽媽的笑容,也習慣了妹妹對我的照顧。在小的時候,因為妹妹個子比我高,身體比我強壯,所以爸爸媽媽對我有點偏愛,而妹妹也習慣了把重活攬在自己身上。 在生活中,身邊的親人和我的好朋友總是對我給予無比的厚愛,我非常感動,也特別感激。 去年10月,為了參加學習,我剪掉了自己的長髮,留起了短髮,但是,我依然喜歡我原來的長髮,今年又慢慢留起長髮。在頭髮長的過程中,我陸續照了不同時期的照片,每當無事的時候,我總喜歡翻看原來的照片。那些溫暖的記憶,鼓勵著我前行。 因為要照顧家庭,我很少和朋友交往,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沒有朋友。我認為真正的朋友,並不是經常在一起吃吃喝喝,而是要志同道合,互相理解和尊重,互相關心和鼓勵,互相欣賞和學習,互相支持和幫助,互相引導走向美好的人生,而不是互相利用,互相吹捧,互相引誘,走向歧途。 脫離了喧囂和熱鬧的生活並不是孤獨的,生活的寧靜和心靈的安寧反而會贏得別人的尊重。在不需要的時候,享受安靜的家居生活,在需要的時候,勇敢地出現在各種場合。有思想、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負,但更要腳踏實地。梅艷芳的歌《女人花》中唱到:“孤芳自賞最心痛!”人生最大的幸福是有一個人和你永遠相伴,並且永遠欣賞你! 細數走逝的流年,如今的菊花絢爛依然。流年似水,我心依然。 文章來源:璐姑娘的部落格 |歐也飄飄的部落格 | 黃纖越--穿越時間的國度 |拉姆的WorkShop | 作文有原理--曾老怪的BLOG |李錦禾的blog | 陳易龍易學研究院 |Danm.us Scrolldown | 小破事 |The Porning Report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最近在看小說,不是以前那種看小說,是專門找那種催人淚下的,看了就想哭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沒多大壓力。爸媽從來不催我幹嘛幹嘛,我上了大學什麼成就都沒有他們也沒說什麼,反而是我自己覺得對不起他們,老想著有什麼能讓他們開心的,但貌似不能。 但是是什麼呢? 人是不是有自虐傾向? 今天看到一句話,拋硬幣不一定能給你答案,而是讓你知道,你最想要的答案是什麼。 沒錯啊,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呵呵好像語無倫次了,說實話我現在正在哭,不知道為什麼。我是一個家庭幸福,朋友夠義氣,生活也夠愜意的學生而已,沒有任何生活壓力,學習勉強過得去,起碼及格。可是為什麼我就是想哭呢?還是因為太貪婪?想得到更多,卻不懂得回頭看自己已經擁有的?可是這些或許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在期待什麼? 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讓我的那枚硬幣不用拋起就能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靜下來總會胡思亂想,或許我是會孤獨終老,這是結論。 好吧,努力賺錢養爸媽,然後,自己,孤獨終老。 文章來源:業之峰裝飾的BLOG |SuperBlog XXXVIII | Between the lines |夜時光 | BOBO樂樂園 |金師爺的BLOG | 呂品田的BLOG |在路上 | 林小豬的生活館BLOG |日月星彩&大願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在同事和朋友中,許多是勸我不嫁的——理由是他有什麼好?除了看上去四肢健全,五官端正,還有什麼別的明顯的優點嗎?工作一般般,沒有房子,沒有存款,沒有車,而且在短期內看不到唾手可得的升值前景,你瘋了嗎?   我沒瘋,我只是想嫁人想瘋了。與他的劣勢資源相比,我的那些優勢資源其實並不能算是優勢。我的學歷比他高,碩士研究生畢業,但高學歷對於要找老公的女人來說,算優勢嗎?   浪漫不屬於我們,我們的結婚喜宴差得我都不願意回顧。住在一間半地下室裡,夏天只要下雨,我們家就頓成澤國。記得有一天,我一覺醒來,發現我所有的書、甚至結婚證全都漂在水面上。我的房子小到只能擺一張大床和一個電腦桌,最小號的那種。   我給老公電話,才說一句就哭了。他火速到家,挽起褲腿就鏟水,還對我說:「你就在床上呆著,別沾水了。」有他這一句話,我就不哭了,心裡剎那間變得亮堂和歡喜起來。   很快我就走了狗屎運——提職加薪出書掙錢,日子變得輕快起來。我們買了車,在郊區有了房,我開始喜歡大手大腳地花錢,但他卻不習慣。但是我花的錢是我自己掙的,他能說什麼嗎?不能,既然不能就只好悶在心裡,悶得時間久了,夫妻間的感情就生疏了。   人們更加認為他不配我,說我虧——我還年輕,而且眼看著就要更名利雙收,我的一本書在暢銷排行榜上待了3個月,而且居然還有男性追求者,哭著喊著要和我交往。他更加沉默,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工作上,那是一份平凡而艱辛的工作,我在電腦上劈里啪啦打一陣子,掙的錢就趕上他忙幾個星期的了。   再再然後,忽然所有的人都說我配不上他了——男人是厚積薄發的,他開始走狗屎運,甚至有一天他對我說。他準備去香港,他在他們公司的網站上看到一則招募海外員工的廣告,他比照自己的條件,而且打了電話,說只要他這樣的,報名就能批——在海外工作,一年的錢比國內兩年的還要多。唯一的要求是不能帶家屬,而且一簽最少是5年到8年。中間可以探家。   我沉默了。   然後是我們都忙,他忙他的,我忙我的,忙到有一天我一陣眩暈——我得了一種罕見的危及生命的腫瘤。   在我治療期間的一天,他等在擁擠不堪的醫院走廊裡,假裝在看一張報紙,但是我看到他的眼淚早已經把報紙打濕。他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工作,我們靠積蓄和出租房屋為生,雙雙住在我母親家。命運彷彿跟我開了一個無比殘酷的玩笑——我剎那間失去一切。沒有男人會愛我這樣的女人,不再年輕,失去健康,喪失工作能力,但是我想活下去,我對他說:「我想活下去。」他看著我,說:「你一定要活下去,要活到很老很老,否則你對不起我,對不起我什麼都不干陪著你。」   以前我以為沒有體面的生活,沒有完美的職業,甚至沒有眾多的愛,我就活不下去。現在我才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我可以不買衣服,不化妝,不喝咖啡,但是我要活下去。我就這樣苟延殘喘著。每當他和我一起出現在醫院的走廊,我都能感受到周圍的目光——那目光中除了有對我的憐憫,還有對他的同情,我知道人們認為他娶了我,虧了。   我問他,是不是覺得自己虧了,是不是想一走了之?他點頭。我大怒,眼睛中淚光點點,我對他說,難道你不娶我,娶別的女人,她就一定不生病嗎?就算她不生病,你能保證自己一輩子身體健康不需要別人照顧?生命是需要相互依存的,不能說今天我年輕漂亮,你年少多金,我們在一起就是般配的,明天我有個天災人禍,或者你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就是誰虧了誰,誰欠了誰。如果是這樣,感情還有什麼價值?人的一生長著呢,起起落落,哪有那麼多便宜的事全讓你趕上?   他愣住轉而笑了,說:「我也是這麼想。本來我還以為我多高尚,在你危難之際肯留下來陪你,讓你這麼一說,好像我不這麼做,反倒有些天理難容了。」   其實,我知道和我現在相比,他當然更愛我的年輕時代,那個時候我才華橫溢,健康充滿活力。但是,什麼叫愛?如果愛就是截取一個人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之後再去尋找新的燦爛,那叫愛嗎?   現在,我出了院繼續正常的生活。但我常常想,如果沒有這場災難,也許我和他早已勞燕分飛,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在一起的理由了——他去香港可以拿到雙倍的薪水,而我也可以像時尚雜誌中的單身貴婦一樣再尋尋覓覓,找一個配得上我身份和收入的男人。但是命運不是這樣安排的,它讓我懂得生活遠不是一場投資遊戲,你甚至永遠無法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是配得上你的,因為你不知道命運對你的安排——它可以瞬間使你失去一切,使你沒有任何談判地位,使你配不上任何人,只要那個人四肢健全五官端正。   我是直到那一刻,付出沉重的不能再沉重的代價,才知道真愛是不可以算計的。如果一個人愛你,他(她)必須愛你的生命,否則,那不叫愛,那叫「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那種愛,雖然時尚,雖然輕快,但是毫無價值,因為你只要如日中天一帆風順,那種愛就比比皆是俯首可得,就像如果你銀行裡有幾個億的現金,全世界所有的珠寶商都會為你提供最優質的服務。但是你千萬不要破產——如果你破產,哪怕是生意上遇到最小的麻煩,你都會看到最職業的拒絕,依然對你微笑,但是絕對不會再給提供任何服務——他最多是對你說:「我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會再成為我們的客戶。」   愛與生命一樣,需要我們的珍惜和耐心。有的時候,你必須堅持,忍受一些不得不忍受的痛苦,然後你才有可能感受到生命的喜悅和愛的美好,我真的不希望你像我一樣,在付出那麼大那麼多代價以後,才懂得這一點。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86.8%的意外事故發生在兒童家中,其中以客廳、臥室所佔比例最大。 1-4歲幼兒為意外傷害事故發生的高峰年齡段。 0-4歲嬰幼兒中主要為燒燙傷、跌落、車禍。 5-14歲兒童中主要為車禍、跌落、燒燙傷。 1/3受到意外傷害的住院兒童完全痊癒。 2/3受到意外傷害而住院的兒童留下後遺症。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傳統理論認為,早期人類用肉類、果子、蔬菜、堅果以及偶爾得到的塊莖來填飽肚子。而根據推測,現代人最愛的穀類食物要到較晚時候——距今大約2萬年前——才出現。然而一項新的研究顯示,早在10萬年前,野生穀物便被人類寫在食譜中了。 把穀物變成美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事。它們必須在火上烘烤,或是研磨成麵粉後煮熟。由於這一過程要消耗大量的能源並需要專門的工具,許多考古學家因而推測,在農業於1萬年前出現之前,人類是不會消耗大量穀物的。2004年,曾有研究人員報告,在以色列出土的一塊具有23000年歷史的磨石上發現了大麥和小麥的殘渣。然而主持這項最新研究的加拿大卡爾加裡大學的考古學家Julio Mercader說,新的工作表明,人類食用穀物的時間要比這「早得多」。 兩年前,Mercader和同事在莫桑比克的一個洞穴中進行了挖掘。研究人員在具有4.2萬年到10.5萬年歷史的洞穴沉積層中發現了各種各樣的石器。研究人員並不能直接測定這些工具的年份,但是Mercader推測,在沉積層中埋藏最深的石器至少應有10萬年的歷史。研究人員之前已經證實,植物的塊莖是石器時代的一個重要食物來源,因此Mercader決定在新發現的70件石器上——包括石刀、石臼、石杵、石片和石鑽——尋找食物的殘渣。 Mercader在最新出版的美國《科學》雜誌上報告說,他們大約在80%的石器上發現了大量的澱粉痕跡。這些澱粉來自於非洲酒椰子、香蕉、豌豆、柑橘和非洲馬鈴薯。但是有80%的澱粉來自於甜高粱——這種植物至今依然是許多非洲國家的一種主要糧食來源。 Mercader指出,這一發現表明,生活在莫桑比克的早期人類經常會把包括甜高粱在內的澱粉植物帶回他們的洞穴。他並沒有確鑿的證據,從而證明古人類以這些植物為食,但他認為情況很可能就是這樣。Mercader說:「你為什麼要把甜高粱帶回家,除非你想用它來做些什麼。一個最簡單的解釋便是當做食物。」 美國滕比市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考古學家Curtis Marean卻對此表示懷疑。他強調,「禾本植物還能夠用來做許多事情」,例如鋪床或生火。即便10萬年前的莫桑比克早期人類真的以甜高粱為食,Marean依然懷疑這種食物作為一種主要食物來源的可能性。他說:「野生禾本植物的加工成本是如此之高,而對於原始狩獵族而言,其他更高產的食物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區隨處可見。」 英國萊斯特大學的考古學家Huw Barton也對此提出了質疑。他指出,Mercader在石器上發現的甜高粱殘渣可能並不是用來處理穀物的,例如粘在石鑽上的澱粉。Barton說:「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儘管如此,悉尼市澳大利亞博物館的考古學家Robin Torrence認為,這項研究工作「還是非常吸引人的,因為它將植物所扮演的角色擴展到之前學者所預測的能夠成為早期人類主要食物來源的根和塊莖之外」。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