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傳統理論認為,早期人類用肉類、果子、蔬菜、堅果以及偶爾得到的塊莖來填飽肚子。而根據推測,現代人最愛的穀類食物要到較晚時候——距今大約2萬年前——才出現。然而一項新的研究顯示,早在10萬年前,野生穀物便被人類寫在食譜中了。 把穀物變成美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事。它們必須在火上烘烤,或是研磨成麵粉後煮熟。由於這一過程要消耗大量的能源並需要專門的工具,許多考古學家因而推測,在農業於1萬年前出現之前,人類是不會消耗大量穀物的。2004年,曾有研究人員報告,在以色列出土的一塊具有23000年歷史的磨石上發現了大麥和小麥的殘渣。然而主持這項最新研究的加拿大卡爾加裡大學的考古學家Julio Mercader說,新的工作表明,人類食用穀物的時間要比這「早得多」。 兩年前,Mercader和同事在莫桑比克的一個洞穴中進行了挖掘。研究人員在具有4.2萬年到10.5萬年歷史的洞穴沉積層中發現了各種各樣的石器。研究人員並不能直接測定這些工具的年份,但是Mercader推測,在沉積層中埋藏最深的石器至少應有10萬年的歷史。研究人員之前已經證實,植物的塊莖是石器時代的一個重要食物來源,因此Mercader決定在新發現的70件石器上——包括石刀、石臼、石杵、石片和石鑽——尋找食物的殘渣。 Mercader在最新出版的美國《科學》雜誌上報告說,他們大約在80%的石器上發現了大量的澱粉痕跡。這些澱粉來自於非洲酒椰子、香蕉、豌豆、柑橘和非洲馬鈴薯。但是有80%的澱粉來自於甜高粱——這種植物至今依然是許多非洲國家的一種主要糧食來源。 Mercader指出,這一發現表明,生活在莫桑比克的早期人類經常會把包括甜高粱在內的澱粉植物帶回他們的洞穴。他並沒有確鑿的證據,從而證明古人類以這些植物為食,但他認為情況很可能就是這樣。Mercader說:「你為什麼要把甜高粱帶回家,除非你想用它來做些什麼。一個最簡單的解釋便是當做食物。」 美國滕比市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考古學家Curtis Marean卻對此表示懷疑。他強調,「禾本植物還能夠用來做許多事情」,例如鋪床或生火。即便10萬年前的莫桑比克早期人類真的以甜高粱為食,Marean依然懷疑這種食物作為一種主要食物來源的可能性。他說:「野生禾本植物的加工成本是如此之高,而對於原始狩獵族而言,其他更高產的食物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區隨處可見。」 英國萊斯特大學的考古學家Huw Barton也對此提出了質疑。他指出,Mercader在石器上發現的甜高粱殘渣可能並不是用來處理穀物的,例如粘在石鑽上的澱粉。Barton說:「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儘管如此,悉尼市澳大利亞博物館的考古學家Robin Torrence認為,這項研究工作「還是非常吸引人的,因為它將植物所扮演的角色擴展到之前學者所預測的能夠成為早期人類主要食物來源的根和塊莖之外」。